主页 > X壹生活 >不要为了Make而Make,深圳Maker faire与明和 >

不要为了Make而Make,深圳Maker faire与明和


2020-06-14



"Now I want to introduce the next product."
(现在,我要跟你们介绍下一个产品)

明和电机的社长土佐信道(とさのぶみち),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又再一次让台下的观众惊呼。
 

这次与DJ问号还有Kevin带着L3D Cube,来到深圳Maker faire表演,除了展览现场以外,我们最期待的就是这场演出。整场活动中,明和电机的表演可说是为Maker Faire通上了电,但和免费参加的Maker faire不同,明和电机的表演要价399人民币,依旧是座无虚席。

明和电机在1960年代,是一间货真价实的工厂,由现任社长的爸爸所创办,但十多年后在石油危机中倒闭了,1993年,土佐信道与哥哥土佐正道重新开业,只不过这次,他们做的不是真空管,而是乐器与音乐。或许你看过他们着名的Otamatone,还有Mr.Knocky。

充满着Maker的精神,各种意想不到、甚至可说是荒谬却又精巧的机械构造,这就是明和电机红了20多年的魅力所在。在台上,社长就是不断地介绍他的产品,每次的表演就像场产品发表会,社长用怪里怪气的日腔英语大喊"Switch On!!!",全体社员面无表情,各就各位,然后开始演奏!而总是在台下一片惊呼时,"Broken!!!"社长面露惊讶,产品突然就坏了,又是惹着全场大笑,而社长也略带腼腆的随手修好,接下来继续精彩的演出。

会后,我们和社长及社员们聊天,DJ作为明和电机的脑粉,十分好奇究竟这些神奇的产品,是如何发想出来?「我在想东西的时候,会想像一个的景象,想办法去实现,然后,这些产品就这样做出来了。」社长说。不论是在表演,还是在讲话中,总是能感受到他对于自我实现的热情,所有明和电机的产品都是来自这股想要亟欲表现的坚持。

这种精神,在深圳的Maker faire上显得稀有罕见。进入展场很快地转了一圈,300多个摊位,大部分的人,套一句DJ说的「就是为了Make而Make」。这也是为什幺,当我问我们的Maker大大Kevin,有没有看到什幺很酷的东西时,他苦思许久,然后摇摇头。

同样是Maker,差别究竟在哪?为何明和电机二十年多年历久不衰,是个伟大的品牌?为何在世界各地都有他们的粉丝,产品被捧为圣品?就在于他们有热情,他们有个「景象」想要去实现,而回头看看300摊的展区,大多大同小异。不论功能、展示、技术、外观,全部都十分类似。

我们问这些来摆摊的Maker们「你为什幺要做机器人?」其中有个摊位这样回答「因为机器人什幺都可以做!」没错,什幺都能做,就表示根本没有想清楚要做什幺,这就是为Make而Make。玩笑地说,他们充其量就是个"make lover" (自创词,喜欢做东西的人,大概就是music lover之类的)。同样地,把机器人三个字换成是创客套件、四轴,或是3D打印机,全部都说得通,而这就构成了这次深圳Maker faire的主轴。

我相信,这些Maker的技术绝对不比明和电机差,甚至可说是高上许多,明和电机用的不过是许多的构造简单的机械罢了,程式甚至二十多年没有变化过,但是看着这些大同小异的摊位,实在是觉得可惜,真想跟他们大喊,不是这样的啊!你们技术很酷很高大上没错,但是,真正人打动人心的,不是这些金属、塑胶与技术,而是里面的灵魂啊。

与其这幺多完成度高,无太大差异性的产品,其实更期待能看到相对粗糙,总是时不时坏掉的Prototrype,甚至是草图也好,但总能确实觉得很酷,很炫,甚至相信,在这些破烂的东西背后,所描绘的就是一个「景象」,一个未来。如同L3D Cube的Shawn所说 "This is future!!!"

诚心觉得,不论要做什幺,都应该当作一个产品来做,产品并非一定表示是个商品。只要有目的,就是个产品,而不论这个目的为何,都要不断扣紧。即便再荒诞不经亦无不可,那总也能像是明和电机般,出人意表,惊奇不断。

至于这个「产品」是不是一个好的「商品」?或许丢到募资看看就知道了。

明和电机 @深圳 Maker faire 官方影片剪辑
--
本文引用自《CrowdWatch群众观点》,一个专注在观察群众募资产业新闻网站,希望透过报导、汇聚群众的力量,每天改变世界一点点!收集更多群众创意,请关注群众观点!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